function OpenComments (c) { window.open(c, 'comments', 'width=600,height=600,scrollbars=yes,status=yes');} function OpenTrackback (c) { window.open(c, 'trackback', 'width=600,height=600,scrollbars=yes,status=yes'); }
 
2009-11-03
側面:記得要忘記

近来因故不再频繁上网所以暂时不再更新本博,没想到发生这么无聊的事情。不管如何,谢谢alice。那个博客我去看了,的确有许多文字抄袭自我的博客。也仔细看了一下对方的博客,其实她本人文采不错,笑。。。不予置评也罢。这种事情在网络上已经发生不止一次了,谢谢各位关心。这等“荣幸”,一笑置之即可,实在不必形成争论。

目前除这个博客外,本人从未另外开博。这一点,相信所有看惯我笔风的朋友都心如明镜。至于早前散落在各处的闲散文字,俱往矣。

借此机会,谢谢一直以来关注我的朋友们。来看这个博客的,许多已经成为我现实中的朋友,你们最近对我的问候和关心谨记在心,也谢谢你们不离不弃的支持。有的与你们已经见过面,有的素未谋面,有的甚至只是通过电话或网络的聊天而已,有的更是已经成为闺蜜挚友,不论何种形式,博客与网络于我而言都一样,只是现实生活的另一个侧面。由此收获而来的暖意和真心,才是我认为最值得珍惜并感恩的。

人生的每个阶段,总是顺其自然。数月前与来京旅游的女友相聚,她说,每个阶段做不同的事情,慢慢使人生有其连贯性,完整性。深以为然。我们都是这样的女子,是以泰然接受每一个转变和并使自己的生活真实而温暖地延续下去。

我是一个非常平淡平凡的女子,亦有着同样平淡平凡的人生,只希望在长长的岁月中保持清静清和的生活状态。我认为过激的议论会隐藏起来,再一次谢谢你们。请保持平和心态。

北京今年早早下了第一场雪,很欣喜,亦很快乐,最近,生活的所有感言与琐碎我都已经改为手写日记记录了下来。希望不久本博仍会继续,也希望大家平安,喜乐。


@ 15:48 | 閱讀 | 評論 0 | 引用 0 | 編緝



 
2009-09-03
側面:事事有定時

祭祖日。城内各路口都见烟袅,隐有饮泣声。自小时妈妈就教导说,从七月十四至十五,不可夜归。

北方好象没有放河灯一说。其实是为他们照见归路,各自散去得安宁,无非是借那一点烛火取点暖意。


@ 11:17 | 閱讀 | 評論 0 | 引用 0 | 編緝



 
2009-08-26
側面:事事有定時

迢迢牵牛星,皎皎河汉女。
纤纤摸素手,札札弄机杼。
终日不成章,泣涕零如雨。
河汉清且浅,相去复几许。
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。

——汉[七夕]

原来昨夜这雨是为此而下的。不再象少时那样,依在母亲身旁仰看星宿了。不再乞巧,那就乞家人平安喜乐,乞予我智与慧。


@ 14:23 | 閱讀 | 評論 0 | 引用 0 | 編緝



 
2009-08-25
側面:事事有定時

昨天夜里的时候一直在想,[indescribable night]的中文版到底是谁唱的呢?甚至连它的原唱者kate st.john 我都已经想起了。脑子仍如短路般记不起那把女声是谁。

后来下床去弄宵夜,光脚站在厨房的地板上,边煎双肠鸡蛋边完整地哼完整首歌曲,才想起了她的名字:苏曼。于是就想起了你。

赵鹏,沈丹,陈果,苏曼。这四个人的音乐,都是你当年介绍给我听的。然后我们各自在深夜里倾听着他们的声音安抚着自己的思绪。你曾经把他们的CD整张整张地下到MP3里,我还笑你说,这类音乐岂能用MP3来听呢?你也笑着说,我总不能把一套音响抱在身上满世界跑吧?后来,我也渐渐能够接受用电脑、用MP3来听音乐了,才明白你的习惯是如何培养而来。

我们真不是一个时代的人。你的怀旧永远比我更彻底,只是潜伏在日常的生活中,轻轻淡淡地,完全不见雕琢刻意的痕迹。你抱住所有回忆不放,我的记忆却连上一周上一个月的事情也想不起了。我偶尔随口提及的人事,你孜孜不倦去查字典查资料以求明证,后来对我说起,我只是茫然地一脸无辜表情招你讪笑。你一切均有规则方圆,我却越来越放肆到任何事情不敢做一点计划。常常推挡你的口头语是:唔,且到时再说,嗯,再联系。而后兴之所至又随时更改。你以不变应万变,后来再也没有给我转寰回旋的余地。

其实我并不是那么健忘。

有些回忆比天空还远,但仍留在我的思忆里如同初相见。只是我也很能接受时间的变迁和现实的严苛。你说,再也没见过比你更通透的女人了。我说,那是你没见过我抱头痛哭的情形。那天午后看闲书,书中旁人问女主角:你是宁愿坐困愁城,抑或跳舞?然后她抬起头坚定地说:我宁愿跳舞。

想必你明白,我也是宁愿跳舞的那个人。

今天下了一场雨,天色一直阴灰。这个城的秋天已近,愿你在彼邦安好。


@ 17:07 | 閱讀 | 評論 0 | 引用 0 | 編緝



 
2009-08-24
側面:事事有定時

1。

周末去山里转了一圈。绵绵无尽的山连着山,谷连着谷,弯弯曲曲的公路沿山势延伸,外头三十多度的高温,山里却是阴凉无比,我们把车停在白杨树下,沐着凉风而行。近年来,不知为何,逃避城市的心是这么迫切,但凡俗尘热闹都想逃离,而耽溺着无所事事看天看水看山色却热衷得很。并不热爱旅游如驴行,再大的愿望,也不过是看不见高楼大厦,觅一方树荫,一张躺椅,静听风吹鸟鸣好象就已满足。

2。

上周有亲戚带了上好的武夷正山小种红茶来。从山里回来后,看了看家里积存的各种茶具,均觉不适用,又去茶叶城买了整套青花瓷的茶具回来。用了多年的随手泡已经达不到水温的要求了,于是也买回小小的电磁炉做水,还顺手又淘回来一张尺多见方的竹制茶盘。午后坐在书房的沙发上,慢慢冲泡,直喝得口舌生津。

这些年来,从中国茶到英式茶奶茶,再到洋酒清酒烧酒黄酒,基本都有应配置的器皿可用。总是因这越攒越多的各种杯碟茶具,想开设小店的念头才这样日日缠绕不去。人为形役,人为物累。向来自翊简洁的我,只有在检点这些东西的时候,才觉自己过份。

3。

处暑过后,眼看着温度是一天比一天慢慢低下去了。我倒是希望这秋天的感觉越来越明显。

夜里翻书。村上谈跑步,说他自1982年秋开始长跑,就这样也跑了将近三十年了。李先生说他有一两个朋友,也是夜夜沿着马路去跑步。所有体育运动中,我并不喜欢跑步,只有在心情极度不爽时才会选择慢跑。但最近睡不安稳,频频做梦,天气也凉快下去了,忽然想,也许晚上九十点钟去慢跑一下也是不错的,疲累过后想必是可以一夜无梦到天亮。


@ 10:30 | 閱讀 | 評論 0 | 引用 0 | 編緝



分页 共49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最后一页